反思英国货车39人命案悲剧,越南的“前三十年”难辞其咎

文化新闻 2020-01-10101未知SHI

  英国警方近日宣布,之前震惊世界的货车命案中的39名遇难者,均为越南人。

  这个事件,无论对于身处何方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悲剧。

  有人因此说,悲剧当前,除了谴责那些唯利是图草菅人命的非法移民组织者,以及检讨命案发生地的法律和执法问题之外,再提出什么反思,都是在吃人血馒头。
       

  这个说法,可能不是在吃人血馒头,却是在制造人血馒头,因为很清楚,就算命案发生地的法律再严密、执法再严格,也绝无可能杜绝偷渡者的涌入,看看多年来发生在美墨边境上的事情,就明白了这一点。

  追寻问题的根源,追问为什么会有偷渡者,他们又为什么会冒死远走异国他乡,是一个比任何反思都重要的反思。

  在悲剧发生之后,有遇难者的父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们是举全家之力借债供儿子偷渡的,希望他在成功偷渡英国后能够赚钱帮家里盖房子。

  这就揭示了悲剧的根源:越南太过落后了,以致其国民不得不投入重金把九死一生的偷渡旅程当成了一个投资项目,把追求美好生活的希望寄托在异国他乡身上。

  这讲的,就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所以这场悲剧首先是用刺痛人心的方式表明,一个国家好不好,有没有资格自信,不是看它有没有什么伟大的人物、伟大的理论、伟大的历史、伟大的武器,而是看它的国民过得幸不幸福。

  而看一个国家的人过得幸不幸福,也不是看什么天花乱坠的自吹自擂,而是看人们究竟是往哪里走:是里面的人死了也要出走,还是外面的人死了也要进去。

  一个里面的人死了也要出走的地方,绝不可能是一个自由繁荣的地方,其国民也不可能过得幸福,比如在朝鲜半岛上,我们就只听说过“脱北者”而未听说过“脱南者”,尽管北方在自夸先进上,嗓门从来都比南方大得多。

  现在越南人死了也要出走,表明了越南并非一个它的官方媒体宣传的令英国、美国等腐朽的西方世界自惭形秽的先进地方。

  事实上,越南属于落后地区,是很多人清楚的。虽然自1986年启动“革新开放”以来,它经历了非常快速的发展,但它依然不富有,2018年其人均GDP为2538美元,位居世界第147位,比巴勒斯坦和老挝还要差,其人类发展指数也在全世界第110名之后。

  越南又何以落后?

  鉴于革新开放带来了“伟大成就”,“它革新开放得太迟了”应该是一个所有的越南同情者都会认同的答案。

  这个答案当然是正确的,不过它的另一个意思就是,越南之前犯下了历史性错误,最少在经济领域里实行了不该实行的制度。
       

  越南的历史,与朝鲜半岛十分相似。二战之后,在两大阵营对抗的背景下,它也陷入了南北分裂,在1955年正式分裂为二个国家:以北纬17度线为界,北方为越南民主共和国,南方为越南共和国。

  如同南北韩走上截然相反的发展道路一样,南北越也分道扬镳,北越复制了苏联模式,南越则向美国学习,南北不仅在军事上对抗,在社会制度上也对立。

  由于南方原本就占据地理优势,加上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以及有着美国的大量援助,南越一度成为当时亚洲相对发达的地方之一,其1960年的人均GDP为223美元,比同时期的台湾还高出37%。

  而同时期的北越,其人均GDP为区区的73美元。

  但南北之间持续不断的战争,最终改变了双方的力量对比。在美国下定决心挣脱越战泥潭撤出越南战场之后,腐败的南越政府兵败如山倒,于1975年被灭,南北统一于北方。

  这个异于朝鲜半岛的结果,铸造了今天越南的落后:统一后,当局将北方模式推行到南方,在全境实行苏式体制,其工业化与现代化以“公有制+计划指令+集权型国家机构”为基本格局,坚持以政治带动经济革命,把国民财富和资源分配集中到国家权力手中,有计划地发展国营企业和集体农业为主导的国民经济,走优先发展重工业的道路,企图以此实现对西方世界的追赶。

  结果当然毫无意外,是南辕北辙,越追赶越落后,整个国家处于自由匮乏、经济停滞、民生凋敝的困境之中。

  好在越南人还是懂得穷则思变的道理。在1986年的越共六大上,他们承认,越南还处在向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的“初始阶段”。

  这就其他地方诚实得多了:越南非但是在社会主义的门外,还在这个门外的“初级阶段”,不是已经迈进了门内只是还处于“初级阶段”而已。

  这就把捆绑在人们身上的铁链,一步步地松开,对内革新,对外开放,一开始扭扭捏捏到后来大大方方地在经济领域内搞资本主义,由此迎来了快速发展:至2015年,其实际GDP是1986年的6.3倍,年均增长6.5%,2016年其GDP总量排名全球第43位,与葡萄牙相仿。
       

  这是一个迟到的改变,但迟到总比不到好。北韩就是至今还活在“优越制度”的梦幻里,因而它出产的“脱北者”就远比越南要多得多。

  回顾越南过去六十年的历史,它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区别,是泾渭分明的:从南北正式分裂的1955年到革新开放的1986年的前三十年是在倒退,从1986年至今的后三十年是在进步。

  而究其实质,前三十年是在犯错,后三十年则是在赎过。

  后来的赎过是因为之前的犯错,所以追根到底,赎过并不是一件值得赞颂的事情。

  不过,犯错后赎过,总比一直犯错死不悔改要好,因此要赞颂也能理解。

  可是,因为赞颂赎过而赞颂犯错,就无法理解了:时间是连续的,所以说没有前三十年就没有后三十年当然没错,但这讲的仅仅是时间的自然属性,因为这个自然属性而将它们的历史属性等同,是违背常识、违背逻辑的。

  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假定明天北韩也宣布“革新开放”了,也进步了,是不是它从1948年成立至今的前七十年,也值得赞颂?是不是在这七十年的“苦难行军”中挨饿和饿死的人们,就都不是悲剧?是不是早就在1960年代实现经济起飞的南韩,它一以贯之的发展因为没有先犯错后赎过的对比而失去了意义?

  诚实地承认在这场夺去39人生命的悲剧中,越南的“前三十年”难辞其咎,承认要避免类似悲剧的再次发生,只有让越南人民拥有更大的自由以获得更大的发展,才是有价值的反思。

  仅仅就悲剧讲悲剧,或者鸡贼地用悲剧来压制冷峻的反思,这不是在制造新的人血馒头又是什么?

莺歌燕舞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