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办公室,看着老公趴在同事身上激情缠绵
  • 那个摸遍我全身的男人,竟是男朋友的爸爸
  • 工地大叔轻一点:为了5千块,我嫁给了工地一个老男人
  • 少妇口述我的浪子公公,爱给儿媳洗小内内
  • 每晚上,那个恶男人都要折腾我到天明
  • 在办公室,看着老公趴在同事身上激情缠绵

    李蕊和她的老公是大学同学,已经结婚十一年了。 因为他们的家都在农村,毕业了两个人都没有找到什么好的工作,结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只能到处打工。 后来,有那么一个机会,两个人承包了一个...
  • 那个摸遍我全身的男人,竟是男朋友的爸爸

    我和男友周铁的相识很戏剧性。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老天安排的。让我们这两个痴情男女心心相印,却又爱而不得。 2018年金秋十月,我的闺密陆宁结婚。她再三邀请我做她的伴娘。 我起初不同意,我...
  • 工地大叔轻一点:为了5千块,我嫁给了工地一个老男人

    这个工地女工少,年轻女工更少。比如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姑娘,简直没有,如果有,就是林晓晓一个了。 林晓晓长得美,不光脸,身材也是。这么漂亮的姑娘,干点什么不好呢?偏偏来工地绑钢筋。 绑钢...
  • 少妇口述我的浪子公公,爱给儿媳洗小内内

    马驰的老婆最近总感觉公公怪怪的,每次看向她的眼神少了一些慈祥,多了一些猥琐。 本来老公公儿媳妇在一个屋檐下,就有着说不清的尴尬。而且,公公还每天刻意制造些小摩擦,这让马驰老婆更像浑...
  • 每晚上,那个恶男人都要折腾我到天明

    十岁那年,我上小学二年级。 一天下午放学,刚走进村子,就觉得有些异常,村子里,鸡鸭鹅狗不住地叫。 还有全村的老百姓,都往村西头跑,边跑边小声议论着什么。 直觉告诉我,村里出大事了。我...

莺歌燕舞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